《跟脸有关的故事》

—— —— 孙影作品自述

       作为一名画家来说,能够去除尘世浮躁,平心静气创作,是一种自我情感释放的最佳表达方式,无论是绢本亦或纸本对自我表达而言已经没有了材质上的束缚,最重要的是将内心所感所想透彻表达。

       此系列作品材质载体选为绢本,设色以天然矿物色与植物色相结合,人物造型以传统游丝描与行云流水描勾勒,工致严整中透显着线条韵律的动感和质感,人物纹身施以青绿,图腾赋以泥金,使画面装饰性的构成表现力更加强烈。

     “美”包括生活美和艺术美两个最主要形态,生活美又分为自然美和社会美,美又具有引人向善的作用和力量,美总是令人向往,令人怡然,此系列作品以“美”为主线,将“整容”作为作品取材主题,又将整容人物心理状态外化,画其内心所思、所盼,对人物心理多角度进行捕捉描绘,表达作为思想动物的人对“美”的孜孜追求。

       美貌是一封无声的推荐信,爱美之心人皆有之,每个人都是追求美的,无论外表还是内心,美好的东西总是让人怡心悦目,一副美的外貌,能够吸引异性,让自己的心灵也能得以满足。面容作为与外界交流互动的审美形象,其所表现出的吸引力体现在生活中的方方面面。世间万相,形色不一,在这个刷脸的时代,外貌美的个体在无形中获得了更为有利的社会生存优势。人每天都会对着镜子作一番无言的欣赏,或多或少对自己的面容都有些许不尽人意的挑剔,虽然无法予以更换重生,但将自己的面容易化为自己心中所向往的样子,现当下的医疗技术手段让梦想与现实的距离不再遥不可及——整容。从某种意义上说,容貌的改变是对自我欲望的不断满足,也是对自我欲望满足感有意识的释放,我们不难觉察,无论是美颜拍照,还是整容技术,都是对人类欲望黑洞的某种迎合。整容是基于现实基础的自我改变,这是一种努力使自己面容重获新生的尝试,这种尝试在一定程度上能够提升对自我外貌的自信度和满足感,它是一种自我改变自我的行动,也是面容破茧化蝶的过程。

       纹身作为一种神秘的文化符号是我在作品中加入的又一关键元素,它与整容有着异曲同工之妙,给画面的解读方式打开另一种可能。纹身是世界各民族特有的"身体装饰"符号,纹身作为附着在身体表面的纹路、痕迹被刺刻上了某种神圣诡秘的含义:巫术纹饰、图腾崇拜,部落标志,神权象征等等,在一些原始部落极为流行, 表达着人们对美好生活和无限权力的美好向往。时至今日,人们在身体的某些部位刻刺图纹,更多的是在彰显个性,体现自己独有的审美趋向,增强自身的吸引力。

       作品运用同音异形异义的“观像”“观象”“观相”的文字组合形式,主观加强作品的情感表达,三者堆叠借用的习惯也一直存在着,例如古代作“长相”“容貌”解释的同一个词就有三种写法“像貌”、“象貌”、“相貌”,发展到现在,已定位于“相貌”,“像”作名词解释为肖像、映像,“象”作名词解释为现象、表现,做动词解释为仿效、模拟,“相”作名词解释为人的外表,固有“长相”“聪明相”等,作动词解释为看、观察。在系列作品中所刻画的每一组形象的含义都与“观像”“观象”“观相”相呼应,希望引发观者的对“美”的再度思考,在作品解读中发现美、表达美、完善美。

和脸有关的故事